標題: 妙法蓮華經卷三 化城喻品第七
股牛 (股 牛)
堂主
Rank: 20Rank: 20Rank: 20Rank: 20

積分 2313
帖子 1872
黃金 20540 兩
股票 0 張
貢獻值 0 次
股技值 0 段
股神財符 0 枚
註冊 2009-10-3
用戶註冊天數 4080
股字輩 
發表於 2009-10-13 04:38 
218.166.145.82
分享  私人訊息  頂部
卷三 化城喻品第七 「化」是從幻化而來並不是實有的。它從佛徹底覺悟的精神顯現出來。什麼意思呢?就是要二乘人發大心,遠離現證一切相,佛現出微妙不可思議的境界。其實,佛所說的「化城」本來是不存在的,如今卻能化現出來,故此品名為「化城喻品」。 首先,我們應該要了解此座化城本來是一物也無。它是一個虛妄不實的,故名為化城,是佛所變化出來的。佛示現這個方便法門來救度眾生,故此說二乘人的方便法門,都不是真實。大乘一實法門才是究竟的目的地。 有人問:「如果一切都不真實,那麼它的好處何在呢?」如果你不了解什麼是不真實,你也無法找到真實的。此座化城即為彼所現。此化城是比喻二乘的法門:聲聞乘及緣覺乘之法。因為此二乘法都是佛方便引導之法,所以說,此化城是為二乘人說的有餘涅槃不究竟的。涅槃是不生不滅的意思。 佛用方便智慧表示出二乘的法。為什麼?譬如:我們唸書必須要從小學到中學,中學到大學。二乘人就橡小學的程度,菩薩乘屬於中學的程度,佛乘就到了最高的程度,也就是大學。實非大學可比。佛法本來是沒有什麼高下的,但佛用方便法門來接引一切眾生,就像小兒童,先要讓他在小學唸書,吸收小學的知識。 在佛法中,最主要的觀點和目標,就是視一切眾生皆有佛性,皆堪作佛。但是,假使佛起初就對我們說這個法,眾生必定有畏難怕苦不願信受,心生恐懼不前,故佛示現權巧方便法門來教化誘導眾生。 有四種方法來解釋佛說此一品的意思:(一)根據因緣。(二)根據所需的教法。(三)根據眾生的根性。(四)根據觀察一切眾生的心行。 (一)根據因緣:眾生在修行的道路上停留,不願往前進步,住空法中以為到達究竟之處,這就是小乘人存有的一個觀念,把他們所得到的有餘涅槃當作最高無上的境界,故佛開權顯實,破其執著,令彼深入佛的大智慧藏,了悟真實法是沒有體性。因為二乘人在修道上不再前進半途而廢,故佛用方便法門,以「化城」為二乘人的「暫歇城」,免其墮落惡道,故暫示現「化城」的存在。 (二)根據所需的教法:二乘人把小乘的教法當作最圓滿的教法,把有餘涅槃當作究竟不生不滅的無餘涅槃,故他們隻願自求解脫而不願度脫眾生,佛視此輩人為佛教的焦芽敗種來呵責二乘,不像菩薩能自利利他,自覺覺他。菩薩深怕一切六道眾生墮落惡趣,頭頭救拔群生,脫離苦海,菩薩有慈悲平等、倒駕慈航的無畏精神,發願「度盡一切眾生,方證菩提」,而佛願二乘人也能迴小向大,發大菩提心,學菩薩法。故必須為他們說出大乘的教法。 (三)根據眾生的根性:佛是一位大慈大悲的世尊,當佛成道後,三七日內為大乘菩薩說華嚴經。這時二乘人有眼不見盧舍那,有耳不聞圓頓教,可見二乘人的根性比較淺劣。但是佛不願捨去不救度每一個眾生,故為二乘人說四聖諦法及十二因緣法等,讓他們都要精進修行,增長善根,超凡入聖,最後才顯示開導給他們真實的一乘教法。 (四)根據觀察一切眾生的心行:佛觀察一切眾生皆有佛性,皆堪作佛,惟有開權顯實,佛說這部法華經,來破除眾生的執著和自私自利的心,不使障礙他們成佛的機會和佛性。 佛告諸比丘。乃往過去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。爾時有佛。名大通智勝如來。應供。正遍知。明行足。善逝世間解。無上士。調禦丈夫。天人師。佛。世尊。其國名好城。劫名大相。諸比丘。彼佛滅度已來。甚大久遠。 釋迦牟尼佛告訴諸比丘眾,在過去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,這時有一尊佛,名大通智勝如來,他有很廣大的神通和大智慧,具足佛的十名號稱之德,即是如來(如如不動,寂照常明,表體性德)、應供(所應作者,皆已辦之,表慈悲願德)、正遍知(理智無礙,圓融周徹,具足正知正見。無不遍知,表理智德)、明行足(明即得無上善果菩提,行足、戒慧滿足,表修因剋果德)(亦名表神通德)、善逝、世間解(入無餘涅槃。了知一切有情非有情事,表斷證智德)、無上士(一切眾中,佛為無上,表住位德)、調禦丈夫(以柔軟語、苦切語,使人入善道,表教主德)、天人師(如日遍照,無不蒙益,人天導師,表普利德)、佛(三覺究竟圓滿,表覺果德)、世尊(萬德具、福智圓,為世出世間所尊,表圓滿德)。 大通智勝佛有一個國土,名好城,因為他國土裡的人民都很善良,此劫名為大相。諸比丘!這位佛已在過去世,不可說久遠劫中,進入了不生不滅的涅槃境界,有多久的時間呢?以下佛就說出一個比喻。 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地種。假使有人磨以為墨。過於東方千國土乃下一點。大如微塵。又過千國土復下一點。如是展轉盡地種墨。於汝等意雲何。是諸國土。若算師。若算師弟子。能得邊際知其數不。不也世尊。諸比丘。是人所經國土。若點不點。盡抹為塵。一塵一劫。彼佛滅度已來復過是數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阿僧祇劫。 譬如有人用此三千大千世界的國土,磨成寫字用的墨汁。如此經過東方千國土之時,點上一點墨點。又經過千國土,再點上一點墨點,如是這樣的點盡所有磨成墨點,計算在每一點上的土地多嗎?你們的看法如何?即使由算術家與他們的學生,一起來計算此數目,能算得出其數目嗎?所有的比丘都說:「不能,世尊。」 諸比丘眾,這人所經過的國土,在每一個點上和沒有點到的國土,皆再磨為微塵。以一微塵等做一劫,而大通智勝佛進入滅度的劫數,還超過此數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阿僧祇劫。 我以如來知見力故。觀彼久遠猶若今日。 佛是一切智人,以禪定三昧智力,故我釋迦牟尼佛,觀如是久遠劫來猶如今日,並不長久。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。而說偈言。 我念過去世 無量無邊劫 有佛兩足尊 名大通智勝 這時釋迦牟尼佛欲重述以上的意義,故說偈頌: 我憶念在過去世,無量無邊劫中,有一位佛,具足福慧圓滿,此佛名大通智勝佛。 如人以力磨 三千大千土 盡此諸地種 皆悉以為墨過於千國土 乃下一塵點 如是展轉點 盡此諸塵墨如是諸國土 點與不點等 復盡抹為塵 一塵為一劫此諸微塵數 其劫復過是 彼佛滅度來 如是無量劫 譬如有人把三千大千世界國土都磨成墨汁,然後經過千個國土,點上一點墨點。再過千個國土,如前一樣點上一墨點,乃至繼續把此墨點點完,點滿了三千大幹世界土地為止。雖然他走遍了諸國土,散或不散盡所有的微塵,然後,以所有的點與未點到的中間所有國土,以一粒微塵為一劫,大通智勝佛滅度後,已經有如是無量劫了。 如來無礙智 知彼佛滅度 及聲聞菩薩 如見今滅度諸比丘當知 佛智淨微妙 無漏無所礙 通達無量劫 佛具足圓融無礙的智慧,悉知大通智勝佛以及聲聞菩薩已滅度,如見到他們現在正滅度一樣。諸比丘!你們應當知道,佛的智慧是非常純淨、微細和奧妙,沒有一切漏,也沒有一切的罣礙,通達無量數劫。 佛告諸比丘。大通智勝佛。壽五百四十萬億那由他劫。其佛本坐道場破魔軍已。垂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而諸佛法不現在前。如是一小劫。乃至十小劫。結跏趺坐。身心不動。而諸佛法猶不在前。爾時忉利諸天。先為彼佛於菩提樹下敷師子座。高一由旬。佛於此坐。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適坐此座。時諸梵天王雨眾天華。面百由旬。香風時來。吹去萎華。更雨新者。如是不絕。滿十小劫供養於佛。乃至滅度。常雨此華。四王諸天為供養佛。常擊天鼓。其餘諸天作天伎樂。滿十小劫。至於滅度。亦復如是。 佛告訴會上的比丘,大通智勝佛的壽命,有五百四十萬億那由他劫。 當大通智勝佛端坐其道場,破除一切魔軍之後。凡是修道證果的人,都要經過魔考的一關。釋迦牟尼佛如何成無上正等正覺呢?就是要經過魔考。當時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入定,魔王派了一群變化成美豔的少女,來擾亂佛的禪定。這時,佛已斷一切欲念和妄想,遠離諸繫縛。觀宇宙間萬事萬物如夢如幻,何況面對著這一群美女?更是如如不動,了了常明,佛即時對她們說:「你們現在雖然長得青春美麗,但是當你們年老時,就會髮白面皺,像老太婆一樣,而容貌醜陋不堪,你們隻不過是一些盛滿污穢的臭皮囊!」當魔女一聽佛這麼說,便知道她們的美人計用不上,於是她們互相看看自己的形貌,果然,變得又醜又老,於是嚇得拔腿就跑。 所有一切佛成道之前,都要經過這一種的考驗,故能降伏一切天魔外道,才能達到無上正等正覺。這時,大通智勝佛結跏趺坐,身心不動,入甚深禪定,但還未成佛道,故佛法還未出現於前。如此經過了一小劫,乃至十個小劫,佛法還未現前。 當爾之時,忉利天上的天人,為此佛準備了天衣敷設菩提樹下,師子之座,座高一由旬(四十堙^。佛即時坐到此座上,將成就無上正等正覺。這時諸梵天王雨諸天華,散落於一百由旬的地方。一陣陣的香風把萎謝的花朵吹去,新的天華又繽紛而下,繼續不停的滿了十個小劫,如此供養於佛。乃至佛滅度以後,他們還是照常的雨下天華。 同時,四王諸天常擊天鼓鳴天樂供養佛,甚至於其他的諸天也常作種種諸天之樂,如此滿十個小劫,乃至佛滅度,無有停止。 諸比丘。大通智勝佛過十小劫。諸佛之法乃現在前。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 釋迦牟尼佛又告訴諸比丘們說:大通智勝佛經過十個小劫,佛法才出現於前,他才真正的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廣為眾生,轉大法輪。 其佛未出家時有十六子。其第一者。名日智積。諸子各有種種珍異玩好之具。聞父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皆捨所珍。往詣佛所。諸母涕泣而隨送之。其祖轉輪聖王。與一百大臣。及餘百千萬億人民。皆共圍繞。隨至道場。鹹欲親近大通智勝如來。供養恭敬。尊重讚歎。到已。頭面禮足。繞佛畢已。一心合掌。瞻仰世尊。以偈頌曰。 當這位佛還未出家之前,他有十六個兒子。第一個長子,名叫智積,他具足大智慧。每一個兒子都有他種種不同功德寶福德貴,具足奇異的享樂珍玩。可是當他們聽到其父親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皆立刻捨去所有珍貴的舒適寶玩,前往佛成道之處(菩提樹下)。其母親心愛不捨故痛哭流涕,和他們一起去見佛。為什麼其母如此傷心呢?因為她的十六個兒子,皆要離開她而去跟佛修道。 當時,其祖父是一位轉輪聖王,帶領著一百個大臣及百千萬億人民,皆共圍繞而至佛的道場,來親近大通智勝佛,恭敬供養,尊重讚歎佛。他們到達佛所,五體投地,頭面接足,恭敬頂禮,向佛圍繞三匝,一心合掌,瞻仰世尊。然後,以一首偈頌來讚歎佛。 大威德世尊 為度眾生故 於無量億劫 爾乃得成佛諸願已具足 善哉吉無上 世尊甚希有 一坐十小劫身體及手足 寂然安不動 其心常憺怕 未曾有散亂究竟永寂滅 安住無漏法 今者見世尊 安隱成佛道我等得善利 稱慶大歡喜 眾生常苦惱 盲瞑無導師不識苦盡道 不知求解脫 長夜增惡趣 減損諸天眾從冥入於冥 永不聞佛名 今佛得最上 安隱無漏道我等及天人 為得最大利 是故鹹稽首 歸命無上尊 世間上有最大威德的世尊,為救度十方一切六道受苦眾生,而經過無量億劫,莊嚴萬行才能得成佛道,具足圓滿從前所發的誓願。所以說,若人真正要發心修道,必須要發大誓願,若能在釋迦牟尼佛成道之日發大誓願,那是最好的。因為十方諸佛成就佛果皆發無上的誓願及廣大的菩提心,為什麼我們在修道上耐不得苦?或者生退轉心?原因是我們沒有真正拿出真心來修道,未曾發金剛堅固般若波羅蜜的誓願心。我們不能堅持自私自利,趣向小乘法,那就不能作一個出類拔萃的受人尊敬者了。 佛是最善、最無上的吉祥殊勝者,世間上很希有的。佛能入甚深禪定,如此,經過十個小劫那麼長久的時間,但是他的身體手足,仍靜然安住不動。他的心遠離一切顛倒夢想,沒有一點污染的塵垢,故無散亂。佛畢竟得到永恆的圓覺,安住在常寂光中,以無漏的法,開示二乘。如今我們得見世尊,安隱的成就佛道,故得到良善的利益,所以表露我們的慶祝和大歡喜。 一切六道眾生常受盡苦惱焦迫,如一盲人,失去指引的導師,不認識離苦的要道,不知如何出生死輪迴,在漫長的歲月中,造盡許多罪業。在惡趣中顛倒沉淪的眾生被無明業縛遮蓋了智慧佛性,罪業所障,故不能聽聞佛的洪名。 如今佛得到最無上、安隱的佛道,我等及一切天人眾如暗有燈,皆得最大的利益。所以我們五體投地,頭面接足的一心歸命無上世尊。 當我們一心皈依佛法僧三寶,即是開始學習佛法的時候,首先要學習如何去除「我相」。譬如要捨己為人,不存損人利己的心等等...。一切煩惱,皆由執著我相貪欲而起,但是要做到無我相,是很不容易的。所以我們要身心性命皈依三寶,依著佛所說的法去修行、去吃苦、去做。必定能捨離我執及三毒諸煩惱,得永恆的無為快樂和不受後有的自由。 爾時十六王子偈讚佛已。勸請世尊轉於法輪。鹹作是言。世尊說法,多所安隱。憐愍饒益諸天人民。重說偈言。 當十六位王子讚歎佛之後,他們又再請佛轉妙法輪。何謂轉法輪呢?演說四諦十二因緣,乃至六波羅蜜經典教義,解說佛法的義理,皆是轉大法輪;還有多方面的離苦得樂、四禪八定等等。轉大法輪,例如護持三寶、讚歎三寶、宣揚佛教、勸他人信仰佛教等等,這都是在轉利益眾生法輪。 十六位王子又異口同聲的說:「世尊!請您為我們說無上的佛法,令我們一切眾生得到安隱。請您憐愍和饒益一切諸天人。」接著,又說出偈頌讚佛: 世雄無等倫 百福自莊嚴 得無上智慧 願為世間說度脫於我等 及諸眾生類 為分別顯示 令得是智慧若我等得佛 眾生亦復然 世尊知眾生 深心之所念亦知所行道 又知智慧力 欲樂及修福 宿命所行業世尊悉知已 當轉無上輪 佛為出世聖雄。世間的大雄主,無能比的大聖尊!以三祇修福慧,百劫種福田,萬德莊嚴相好,圓滿威儀。佛是世間無上的大聖雄,故能稱為「天上天下唯我獨尊」,因為佛在三大阿僧祇劫修福修慧,百劫中栽培圓滿莊嚴的相好,佛所得到的智慧是無上的,故祈佛能為世間一切眾生說出微妙法,令我等速離苦海,早登覺岸。為十二種類各種因緣所生眾生,都顯示分別明嘹,令我等得到無上的智慧,佛果菩提。 若我等皆成佛道,一切六道眾生悉皆如是。世尊深深明瞭一切眾生心所念和所願,佛能全知他們有多少的智慧力,想要得多少的善樂,積集多少的福德,造了多少的罪業,故佛悉知悉見,現在應知是他當轉大法輪的時候。 佛告諸比丘。大通智勝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。十方各五百萬億諸佛世界六種震動。其國中間幽冥之處。日月威光所不能照。而皆大明。其中眾生各得相見。鹹作是言。此中雲何忽生眾生。又其國界諸天宮殿乃至梵宮。六種震動。大光普照。遍滿世界。勝諸天光。 釋迦牟尼佛又告訴諸比丘:「當大通智勝佛初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十方各五百萬億諸佛世界都現六種震動。這時,所有國土中間凡是幽暗的地方,日月常不能照射到的範圍,如今都現出光明,在此處的眾生,皆得明見一切,他們即說:『從何來的眾生呢?』(其實,他們從前在黑暗中,有亦不見,故說沒有眾生存在。現在有了光明,才見到旁的眾生。) 又在這些國土的範圍內,所有天宮乃至梵天宮殿,皆現六種震動,得到光明普照,遍滿了整個世界。這種的光明超勝所有天人光、日月光幾千萬倍。」 爾時東方五百萬億諸國土中梵天宮殿。光明照曜。倍於常明。諸梵天王各作是念。今者宮殿光明。昔所未有。以何因緣。而現此相。是時諸梵天王。即各相詣。共議此事。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。名救一切。為諸梵眾而說偈言。 當爾之時,東方有五百萬億國土中的梵天宮殿皆得光明照耀,其光勝過通常的光有幾千萬倍。這時所有諸梵天王,都生出疑念:「如今我們的宮殿有如此的光明,這是往昔所未曾有的,是何因緣,能現出如此的瑞相呢?」 因此,所有的諸梵天王各自互相詢問,共同討論這放光照耀的一件事。這時在諸梵天王眾中,有一位大梵天王,名叫救一切,為所有的諸梵天眾,而說出一首偈頌: 我等諸宮殿 光明昔未有 此是何因緣 宜各共求之為大德天生 為佛出世間 而此大光明 遍照於十方我們所有的宮殿,得到光明普照,此不可思議的光明是從未曾有的,這是什麼因緣呢?我們都共同去找尋這光明的來源。依我推測,這也許是某一位大德聖人出世了,或者有佛出現於世,因而有如此的光明,遍照十方國土。 爾時五百萬億國土諸梵天王。與宮殿俱。各以衣襟盛諸天華。共詣西方。推尋是相。見大通智勝如來。處於道場菩提樹下。坐師子座。諸天。龍王。乾闥婆。緊那羅。摩侯羅伽。人非人等。恭敬圍繞。及見十六王子。請佛轉法輪。 當爾之時,東方五百萬億國土的諸梵天王,都隨身帶著他們的宮殿一起飛行。凡是天人都可以飛行自在,不但如此,他們還可以隨身帶著宮殿一起同行,非常方便自在。接著他們又用衣服盛滿了天華,一同到西方去,尋找此光明的來源,見到大通智勝如來,在一棵菩提樹下的道場,坐師子之座。當時一切的天眾、龍眾、乾闥婆、緊那羅、摩侯羅伽、人非人等,都一起來恭敬和圍繞著佛。他們又見到佛的十六個王子,在請佛轉大法輪。 即時諸梵天王。頭面禮佛。繞百千匝。即以天華而散佛上。其所散華。如須彌山。并以供養佛菩提樹。其菩提樹。高十由旬。華供養已。各以宮殿奉上彼佛。而作是言。惟見哀愍。饒益我等。所獻宮殿。願垂納處。時諸梵天王。即於佛前一心同聲。以偈頌曰。 世尊甚希有 難可得值遇 具無量功德 能救護一切天人之大師 哀愍於世間 十方諸眾生 普皆蒙饒益我等所從來 五百萬億國 捨深禪定樂 為供養佛故我等先世福 宮殿甚嚴飾 今以奉世尊 惟願哀納處 這時所有諸梵天王,都頭面接足,恭敬頂禮佛,然後又圍繞百千匝,用他們的天華散在佛的身上,所散下來的華猶如須彌山的數量那麼多,又用天華來供養佛的菩提樹。這棵菩提樹高達十由旬,如是供養之後,諸大梵天王各自將其最喜愛的宮殿奉獻於佛。然後說:「請佛慈悲哀愍我們,饒益我們,及接受我們所奉獻的宮殿。」說完了之後,一切諸天王,就跪在佛前,一心異口同聲,說一首偈頌: 世尊!您是世上最稀有、最難遇見的一位聖尊,佛是具足無量功德而成佛,我們一切眾生也必須要具足無量功德,才有機會遇見佛。佛能救護一切眾生,他是人天的導師,佛能慈悲哀愍世間一切眾生,能普遍利益一切眾生。我等一切諸梵天王從五百萬億的國土而來,因為看見此種光明,故頓然捨棄甚深的禪定樂。修道人若一天沒有證到禪定樂的境界,態度總是馬馬虎虎,真正得到禪定樂的人,最喜歡參禪打坐。看一切世間萬事萬物都很安樂,而這些天人雖證得此種禪定,猶未了生死,脫離三界,於是當他們見到此種光明,個個都願捨棄禪定樂而極盡他們的神通力去尋找此光明的來源,也因為要供養佛而來,又對佛說:我等從前在因地所修福報,才能得到此美麗莊嚴的宮殿,現在既能見到佛,我們願把最心愛的宮殿奉獻予佛,準願佛能哀愍和接受我們的供養。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已。各作是言。惟願世尊轉於法輪。度脫眾生。開涅槃道。時諸梵天王。一心同聲而說偈言。 世雄兩足尊 惟願演說法 以大慈悲力 度苦惱眾生 當爾之時,諸梵天王用一首偈頌來讚歎佛之後,他們一起對佛說:「惟願世尊能為我們轉大妙法輪,度脫一切受苦眾生,請佛慈悲開示涅槃的大道。」這時諸梵天王,又一心同聲,而說出一首偈頌: 世尊!您是世間無上的大聖雄,萬德圓滿,福慧雙足。惟願世尊為我等眾生演說妙法,希望能以世尊大慈悲的力量,來度脫我們一切受苦纏縛眾生,皆出離生死苦海,早登覺岸。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。默然許之。又諸比丘。東南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。各自見宮殿光明照曜。昔所未有。歡喜踴躍。生希有心。即各相詣。共議此事。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。名曰大悲。為諸梵眾而說偈言。 是事何因緣 而現如此相 我等諸宮殿 光明昔未有為大德天生 為佛出世間 未曾見此相 當共一心求過千萬億土 尋光共推之 多是佛出世 度脫苦眾生 當爾之時,大通智勝如來默然緘口,答應諸大梵天王的請求,佛就說:在東南方有五百萬億國土,所有一切大梵天王都親自見到他們自已的宮殿,現出光明和照耀,從未曾有的,因此他們都非常歡喜踴躍,生出稀有心。他們聚合在一起,共同討論此問題,就在這時候,在集會中,有一大梵天王,名大悲,就為一切諸梵天眾而說出一首偈頌: 此件事必因殊勝的因緣,故能現出如此的瑞相,照射著我們的每一個宮殿,這種光明是從來所未有過的,必定是有大德從天上降生了,或者是有佛出現於世,這是我們所未曾見過的境界,應當共同一起推測他的來源。於是經過千萬億國土,去尋找此光明之來源。照我的推測,這多數必定是有佛出現於世,為度脫一切苦惱眾生吧!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。與宮殿俱。各以衣襟盛諸天華。共詣西北方。推尋是相。見大通智勝如來。處於道場菩提樹下。坐師子座。諸天。龍王。乾闥婆。緊那羅。摩侯羅伽。人非人等。恭敬圍繞。及見十六王子。請佛轉法輪。 這時,東南方的五百萬億諸梵天王和他們所住的宮殿,一起去找尋這種光明。每一位大梵天王的衣服盛滿了天華,準備要用來供養十方諸佛,他們向著西北方去找此種光明瑞相。復見到有一佛的國土,即是大通智勝如來所住的道場。佛坐在菩提樹下師子座上,所有一切的諸天、龍王、乾闥婆(作音樂的神)、緊那羅(大鵬金翅鳥)、摩侯羅伽(大蟒蛇)、人非人(包括其他種種的眾生)等,都恭敬圍繞著佛,又見到大通智勝佛的十六個兒子,在請佛轉大妙法輪。 時諸梵天王。頭面禮佛。繞百千匝。即以天華而散佛上。所散之華。如須彌山。并以供養佛菩提樹。華供養已。各以宮殿奉上彼佛。而作是言。惟見哀愍。饒益我等。所獻宮殿。願垂納受。爾時諸梵天王。即於佛前一心同聲。以偈頌曰。 這時所有的大梵天王都頭面接足頂禮佛,又繞百千匝。繞完了之後,就用他們所帶來的天華,散在佛身上,所散的天華供佛猶如須彌山那麼多,不但供養佛,而且也用天華來供養菩提樹。供養了之後,每一位大梵天王都把他們所帶來的宮殿奉獻於大通智勝佛,且說:「唯獨請佛慈悲哀愍我等,饒益我等,我們現在所獻給您的宮殿,即是我們最寶貴的宮殿,請佛接受這一個供養。」這時,這五百萬億的大梵天王,就在佛前,一心異口同聲,用偈頌來讚歎大通智勝佛。 聖主天中王 迦陵頻伽聲 哀愍眾生者 我等今敬禮世尊甚希有 久遠乃一現 一百八十劫 空過無有佛三惡道充滿 諸天眾減少 今佛出於世 為眾生作眼世間所歸趣 救護於一切 為眾生之父 哀愍饒益者我等宿福慶 今得值世尊 佛也叫聖主,即是聖中之聖,天中之天,故又叫天中王。迦陵頻伽是梵語,翻譯為好聲鳥。在阿彌陀佛極樂世界就有這種鳥,常用牠美悅的聲音來宣暢法音,佛說法的聲音令人喜聞。聞得心靜,好比這種鳥聲音好聽一樣,而佛是哀愍一切眾生的大慈悲音。我們五百萬億諸梵天王現在向您世尊敬禮。世尊!您是很希有的,是多麼的難遭難遇啊!因為佛經久遠的劫數,才出現於世。依我們所知道,在一百八十劫中,都沒有佛出現於世。由此眾生墮落於地獄、餓鬼、畜生三惡道中,一天比一天多,但是諸天眾們一天比一天減少了。現在佛出現於世,而從前墮落於三惡道的眾生,皆由於他們聞不到音,不辨是非黑白,造諸惡業,因為沒有人引導他們,所以在黑暗中摸索迷失。佛即是一切眾生的明眼善知識,所以當佛一出現於世,一切眾生即可得到佛的指引,脫離黑暗危險之道。這三惡道的眾生會減少,而三善道(天、人、阿修羅)的眾生,就會增加了。 一切世間的眾生都會歸依佛,趣向菩提善道,佛救護一切眾生,所以佛即是我們的大慈悲父,而我們都是佛不孝之子,但是佛是多麼的哀愍饒益我們,願度我們早登覺岸。我等天眾皆因在宿世曾做過功德和善事,所以今世才這麼幸運能遇見佛,這是很值得慶賀的。現在我們能聽到佛說法,都是宿世的善根、福德和因緣所緻。 爾時諸梵天王。偈讚佛已。各作是言。惟願世尊哀愍一切。轉於法輪。度脫眾生。時諸梵天王。一心同聲而說偈言。 大聖轉法輪 顯示諸法相 度苦惱眾生 令得大歡喜眾生聞此法 得道若生天 諸惡道減少 忍善者增益 這時,所有東南方五百萬億的大梵天王,用他們的偈頌讚歎佛之後,就說:「我們現在隻希求,佛哀愍一切的眾生,為我們轉大妙法輪,教我們如何了生脫死,離苦得樂。」當時所有的大梵天王,一心異口同聲,而說出一首偈頌: 我們現在請佛轉大妙法輪,為教化眾生。顯明的告訴我們一切法的實相,來度脫苦惱的眾生,令眾等得大歡喜。眾生悉聞佛所說法,便能離苦得樂,了生脫死,若能修道即可生到三善道去。那麼墮落三惡道的眾生就會減少。能修忍辱、持五戒修十善的人則日日增加。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。默然許之。又諸比丘。南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。各自見宮殿光明照曜。昔所未有。歡喜踴躍。生希有心。即各相詣。共議此事。以何因緣。我等宮殿有此光曜。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。名曰妙法。為諸梵眾而說偈言。 我等諸宮殿 光明甚威曜 此非無因緣 是相宜求之過於百千劫 未曾見是相 為大德天生 為佛出世間 當爾之時,大通智勝佛就默默答應。佛即說:「各位比丘!在南方五百萬億國土的諸大梵天王,各都親自看見自己的宮殿光明照耀,以前從來沒有見過此種瑞相,於是他們都十分歡喜和踴躍,生出希有心,皆集會在一起,共同商討此一件事情:是什麼因緣我等宮殿有這種光明呢?」這時候,會中有一位大梵天王,名字叫做妙法,乃為會中所有的諸梵天眾而說出一首偈頌: 我們現在所住的宮殿,發出很威耀的光明,此種光明是從來沒有過的,這必定有一種大因緣,所以我們要去求知如此光明瑞相的因緣。因為在過去百千劫裡,都未曾見過如此的勝相,這大概是有大德行者從天上生到人間,或者有佛出現於世了。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。與宮殿俱。各以衣襟盛諸天華。共詣北方。推尋是相。見大通智勝如來。處於道場菩提樹下。坐師子座。諸天。龍王。乾闥婆。緊那羅。摩侯羅伽。人非人等。恭敬圍繞。及見十六王子。請佛轉法輪。 當爾之時,在南方所有五百萬億的諸梵天王,帶著他們的宮殿,所有天人的宮殿都能遂心如願的跟隨他們,而彼等天衣都常盛滿了天華,身體都能發出種種的華香,這是他們所受的福報,此次他們也用衣服盛滿種種天華,共同到北方去尋找此光明之相,見到大通智勝如來,他的道場就在一棵菩提樹下。佛坐在一個師子座上,成道而發出此無量不可思議的光明。這時所有的天、龍王、乾闥婆、緊那羅、摩侯羅伽、人非人等都恭敬圍繞著佛,又見到佛的十六個王子。這十六個王子都是生生世世發願做佛的兒子,護持道場,等佛成道之後,又為一切眾生請佛轉大法輪。這都是有一種殊勝的因緣。 時諸梵天王。頭面禮佛。繞百千匝。即以天華而散佛上。所散之華。如須彌山。并以供養佛菩提樹。華供養已。各以宮殿奉上彼佛。而作是言。惟見哀愍。饒益我等。所獻宮殿。願垂納處。爾時諸梵天王。即於佛前一心同聲。以偈頌曰。 這時南方五百萬億諸梵天王,五體投地,必恭必敬的向佛頂禮,繞佛百千匝,又用他們所帶來的天華散在佛的身上,所散的華繽紛而下,如須彌山那麼多,而丘他們也供養佛的菩提樹。供養完畢後,他們又用最寶貴的宮殿奉獻給大通智勝佛,然後說:「惟願世尊發大慈悲哀愍我們一切眾生,利益我們。我們所奉獻給佛的宮殿,願佛慈悲接受這個供養,請佛住到我們的宮殿裡。」這時所有的大梵天王即在佛前,一心同聲的用偈頌來讚歎大通智勝如來。 世尊甚難見 破諸煩惱者 過百三十劫 今乃得一見諸飢渴眾生 以法雨充滿 昔所未曾睹 無量智慧者如優曇缽華 今日乃值遇 我等諸宮殿 蒙光故嚴飾世尊大慈愍 惟願垂納處 佛是百千萬劫難遭難遇的,佛是已經破除一切無明煩惱的大覺悟者,也就是能破一切眾生煩惱的大慈悲者。我們經過一百三十個大劫,如今才遇見佛,所有在三惡道如飢餓口渴的眾生,都可得到佛的法雨充滿,又遇往昔未曾見過的佛法僧。無量無邊大智大慧的尊者,就如優曇缽華不容易遇到,而我等今得遇見佛。我們愛惜的就是我們的宮殿,如今遇見了佛,都願捨去宮殿,承蒙佛的光明莊嚴我們的宮殿。請求世尊發大慈悲憐愍心,惟願能接受我們所奉獻的宮殿。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已。各作是言。惟願世尊轉於法輪。令一切世間諸天魔梵。沙門婆羅門。皆獲安隱。而得度脫。時諸梵天王。一心同聲以偈頌曰。 惟願天人尊 轉無上法輪 擊於大法鼓 而吹大法螺普雨大法雨 度無量眾生 我等鹹歸請 當演深遠音 當爾之時,所有的大梵天王用一首偈頌讚歎佛之後,他們異口同聲的說:「惟願世尊為我們一切眾生轉妙法輪,使一切世間、諸天眾、魔、梵天眾、沙門(勤修戒定慧,息滅貪瞋癡的出家修道人)、婆羅門,都得到安隱和快樂,而又能得脫離三惡道苦。」這時一切的大梵天王,又一心同聲,用一首偈頌來讚歎佛: 我們惟願天人所尊敬的佛世尊,為我們轉無上的妙法輪,擊大法鼓,吹大法螺。如此的聲音能遍滿虛空界,甚至天上的天眾都能聽到此洪亮的法音。下天法雨,普遍一切處,唯有佛此種的微妙法,得度脫無量無邊的眾生。我們大家皆一起歸依佛,請佛轉法輪,當願佛能為我等演說最深遠的法音。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。默然許之。西南方乃至下方。亦復如是。爾時上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。皆悉自睹所止宮殿。光明威曜。昔所未有。歡喜踴躍。生希有心。即各相詣。共議此事。以何因緣。我等宮殿有斯光明。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。名曰屍棄。為諸梵眾而說偈言。 今以何因緣 我等諸宮殿 威德光明曜 嚴飾未曾有如是之妙相 昔所未聞見 為大德天生 為佛出世間 當爾之時,大通智勝佛就默然許可,西南方乃至到下方,都是一樣。這時,上方有五百萬億國土的諸大梵天王,皆親眼睹見他們自已所住的宮殿,現出光明和威耀的境界,從前所未曾有,見了歡喜踴躍,生出希有心。他們都想知道此種殊勝境界的來源,於是此五百萬億大梵天王也集天王諸眾開了一個討論會。皆議論紛紛,互相詢門,是什麼因緣,他們所有的宮殿都有這種的光明呢?就在這時,在此會中,有一位大梵天王,名叫屍棄,為一切大梵天眾即說偈言: 現在以什麼因緣,我們的宮殿,得此種威德和光明的照耀呢?從來沒有像如此的莊嚴,這種微妙的瑞相,是我們從前所未曾見過的,這大概是有大德從天上生到人間,或者是有佛出現於世了。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。與宮殿俱。各以衣襟盛諸天華。共詣下方。推尋是相。見大通智勝如來。處於道場菩提樹下。坐師子座。諸天龍王。乾闥婆。緊那羅。摩侯羅伽。人非人等。恭敬圍繞。及見十六王子。請佛轉法輪。 當爾之時,上方五百萬億大梵天王以偈頌讚歎佛之後,就隨帶著宮殿,衣服盛滿了種種天華,共同到下方去尋找此相的來源。結果,他們遇見大通智勝如來,在菩提樹下作道場。佛坐在師子座上,所有的天、龍王、乾闥婆、緊那羅、摩侯羅伽、人非人等恭敬圍繞,又見到大通智勝王的十六個兒子,在請佛轉法輪。 時諸梵天王。頭面禮佛。繞百千匝。即以天華。而散佛上。所散之華。如須彌山。并以供養佛菩提樹。華供養已。各以宮殿奉上彼佛。而作是言。惟見哀愍。饒益我等。所獻宮殿。願垂納處。時諸梵天王。即於佛前一心同聲,以偈頌曰。 這時所有的大梵天王都向佛頂禮,又繞佛百千匝,用天華散在佛的身上,他們所散下來的天華,猶如須彌山那麼多,數目是無邊無際,不但用此天華來供養佛,而且又供養佛的菩提樹。以華供養完畢之後,又各用他們最珍惜的宮殿,獻給大通智勝王佛,就一起的說:「我們一心願佛憐愍我們,饒益我們,我們願在三寶的面前種福造功德,請佛接受我們所要供養世尊的宮殿,並住在此宮殿。」當爾之時,所有的大梵天王,就在佛前,一心齊聲的用偈頌來讚歎大通智勝如來。 善哉見諸佛 救世之聖尊 能於三界獄 勉出諸眾生普智天人尊 哀愍群萌類 能開甘露門 廣度於一切於昔無量劫 空過無有佛 世尊未出時 十方常闇瞑三惡道增長 阿修羅亦盛 諸天眾轉減 死多墮惡道不從佛聞法 常行不善事 我們感覺十分的幸運,能遇見諸佛,佛是一位救拔世間眾苦的賢聖和尊者,能令一切眾生超出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的三界牢獄而了生脫死,離苦得樂。佛也是具足大智慧、慈悲,普遍天人的導師,憐愍一切有情無情的眾生,發大慈悲心,揭開甘露的法門,令一切眾生悉聞法要而反迷歸覺。佛是慈悲平等,故能廣度無量恆河沙數的一切眾生,在往昔經過了無量無邊的大劫,未曾有佛出現於世,白白的空過去了,此時十方世界一片闇瞑無光,墮落地獄、餓鬼、畜生的眾生一天比一天多,而阿修羅道就很興盛,因為眾生隻會造業,為非作歹,不行十善,隻行十惡,故諸天眾也漸漸減少。由此可見,大多數的眾生死後都墮落到三惡道裡去。因為一切眾生未得見佛,未得聽聞佛法,所以,也不知如何去修行,嚴持戒律,廣修善法,隻懂得認賊為子,認黑是白,造出許多惡業,自然種下許多的惡因。 色力及智慧 斯等皆減少 罪業因緣故 失樂及樂想住於邪見法 不識善儀則 不蒙佛所化 常墮於惡道佛為世間眼 久遠時乃出 哀愍諸眾生 故現於世間超出成正覺 我等甚欣慶 及餘一切眾 喜歎未曾有我等諸宮殿 蒙光故嚴飾 今以奉世尊 惟垂哀納處願以此功德 普及於一切 我等與眾生 皆共成佛道 因此我們體衰力倦,智慧也都一天比一天減少。這皆由於造許多罪惡的因緣,自性本來的安樂也失去,落於邪知邪見,不認識善知識,得不到佛的教化,生生世世都輪迴於三惡道中,佛是我們的明眼善知識,在久遠劫來才出現於世。而佛是為了哀愍一切眾生而出現於世,修道得成正覺。我等及一切眾生都很欣慶,從來未曾如此的歡喜和讚歎。我們所有的宮殿得蒙佛的光明照耀,嚴飾得比從前更好更莊嚴,故現在我們願將宮殿奉獻和供養佛,惟願佛大發慈悲接受我們這個供養,又發願要把此供佛的功德,普遍迴向於一切法界眾生,願我等與一切眾生,共同成佛道。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偈讚佛已。各白佛言。惟願世尊轉於法輪。多所安隱。多所度脫。時諸梵天王而說偈言。 世尊轉法輪 擊甘露法鼓 度苦惱眾生 開示涅槃道惟願受我請 以大微妙音 哀愍而敷演 無量劫集法 當爾之時,五百萬億諸梵天王用偈頌讚佛之後,一起向佛而說:「現在惟願世尊,能為我們轉大法輪,令我們得到安隱和解脫。」就在這時,所有的大梵天王,又用一首偈頌來讚歎佛: 我們及一切眾生都樂願請佛轉大妙法輪,如擊起甘露的法鼓,能度脫三惡道裡的一切苦惱眾生,開示我們如何去修不生不滅成佛之道路。惟願世尊您能接受我們的請求,用您不可思議大微妙的音聲為我們說法,並請求世尊哀憐我們,而演說無量劫以來佛積集智慧資糧,能修成佛道的法門。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。受十方諸梵天王及十六王子請。即時三轉十二行法輪。若沙門婆羅門。若天魔梵。及餘世間所不能轉。謂是苦。是苦集。是苦滅。是苦滅道。及廣說十二因緣法。無明緣行。行緣識。識緣名色。名色緣六入。六入緣觸。觸緣受。受緣愛。愛緣取。取緣有。有緣生。生緣老死憂悲苦惱。無明滅則行滅。行滅則識滅。識滅則名色滅。名色滅則六入滅。六入滅則觸滅。觸滅則受滅。受滅則愛滅。愛滅則取滅。取滅則有滅。有滅則生滅。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滅。 當爾之時,大通智勝如來接受十方五百萬億諸大梵天王及十六位王子的請求,即時先講四諦法門,因為四諦各轉三次,共轉十二次,故叫三轉四諦十二法輪。第一轉叫做示轉,即是告訴我們此是苦,逼迫性;此是集,招感性;此是滅,可證性;此是道,可修性。第二轉叫勸轉,即是勸我們此是苦,汝應知;此是集,汝應斷;此是滅,汝應證;此是道,汝應修。第三轉叫證轉:此是苦,我已知,不復更知;此是集,我已斷,不復更斷;此是滅,我已證,不復更證;此是道,我已修,不復更修。 無論是沙門(譯為勤息,即勤修戒定慧,息滅貪瞋癡)、婆羅門(譯為淨行)、天眾、魔眾、大梵天王,甚至於一切天魔外道,都不能轉四諦的法輪,唯有佛才有此種方便,所說的即是苦、集、滅、道的法門。這四法又有苦法忍,苦法集,集法忍,集法集,滅法忍,滅法集,道法忍,道法集,故為八忍法集。 佛又廣說十二因緣法,就是無明緣行,行緣識,識緣名色,名色緣六入,六入緣觸,觸緣受,受緣愛,愛緣取,取緣有,有緣生,生緣老死,憂悲苦惱。眾生皆順著此流而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;還有還滅門,無明滅就行滅,行滅就識滅,識滅就名色滅,名色滅就六入滅,六入滅就觸滅,觸滅就受滅,受滅就愛滅,愛滅就取滅,取滅就有滅,有滅就生滅,生滅就沒有老死憂悲苦惱滅了。聲聞所修的是四諦法,緣覺所修的是十二因緣法。 佛於天人大眾之中說是法時。六百萬億那由他人。以不受一切法故。而於諸漏心得解脫。皆得深妙禪定。三明六通。具八解脫。第二第三第四說法時。千萬億恆河沙那由他等眾生。亦以不受一切法故,而於諸漏心得解脫。從是已後。諸聲聞眾。無量無邊不可稱數。 佛為天上五百萬億諸大梵天王及百千萬億不可思議恆河沙數的眾生,說四諦法和十二因緣法的時候,有六百萬億那由他的人,皆已棄捨一切的惡法,而得到一切無漏善法。什麼是「漏」?我們身體九孔常流不淨,也是屬於漏,如茶杯底下穿個洞,不能盛滿水,一切眾生一共有八萬四千種諸漏,最大的漏就是貪瞋癡慢疑。有了此種種漏,就生出來煩惱,有了煩惱就生出無明,有了無明就沒有智慧。若人能把無明去掉,便得般若智慧現前,若人能斷盡煩惱,便能將煩惱化為菩提。這時身心都得到解脫,所謂得漏盡。從漏盡而證得甚深微妙的禪定,而此種禪定的功夫並不是由外邊所得來的,必要自性自入,自性自度,自修自了,故不須向外馳求。我們的本地風光,本有的智慧都是在每人自性裡邊,所謂「禪定」,即是得到靜慮的好處,梵語稱為禪那,譯為思惟修。得到禪定的人即可得到三明:天眼明、宿命明(能知前生的事)、漏盡明(所有的習氣毛病都沒有了,故與地獄道、餓鬼道、畜生道都斷盡了。) 爾時十六王子。皆以童子出家而為沙彌。諸根通利。智慧明了。已曾供養百千萬億諸佛。淨修梵行。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 當爾之時,十六位王子,皆以童子之身而出家作沙彌。他們的六根非常通利,智慧十分明瞭,已經在過去生中,供養百千萬億的諸佛,所修的都是清淨梵行,一心所求無上正等正覺。 俱白佛言。世尊。是諸無量千萬億大德聲聞。皆已成就。世尊亦當為我等說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。我等聞已。皆共修學。世尊。我等志願如來知見。深心所念。佛自證知。爾時轉輪聖王。所將眾中八萬億人。見十六王子出家。亦求出家。王即聽許。 這十六個沙彌即是大通智勝如來的十六個兒子,都一起跟隨著佛出家修道,他們和五千萬億的大梵天王及百千萬億的天人等眾齊聲說:「世尊!現在在這個道場裡有無量千萬億的大聲聞眾,他們在過去生中,曾經做過許多的功德和善事,故具有無量的福德。可是現在,卻生出懷疑心,不知是否自己證了涅槃的果位。世尊!您應當為我等一切聲聞解說佛的無上正等正覺法,讓我們也一起趣向菩提的大道。我等聽完佛所說的法之後,會一起依法修行。世尊!我們所有一切聲聞有一個志願,即是願得到佛的正知正見。佛老早就知道了,所以希望佛發大慈悲心憐愍我們一切眾生,而宣說此無上微妙的法。」 當爾之時,轉輪聖王(大通智勝佛之父親)命令八萬億人,一起去見十六位王子。因為這十六位王子發心捨棄國城財寶出家修道。後來,這十六位王子的誠懇心終於感動了八萬億個跟隨轉輪聖王的人,也發心要出家修道,當時,轉輪聖王即很樂意的允許他們的請求。轉輪聖王見他們那麼真心修道,於是也發心做他們的護法,供養他們飲食衣服湯藥臥具。 爾時彼佛受沙彌請。過二萬劫已。乃於四眾之中說是大乘經。名妙法蓮華。教菩薩法。佛所護念。說是經已。十六沙彌。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。皆共受持諷誦通利。 就在這個時候,大通智勝如來受到十六位沙彌的請法。果然,經過二萬劫之後,他乃現前在所有的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中,說出這部大乘的經典,此經名為妙法蓮華經。是教化諸菩薩修學大乘的法,佛所護念。當佛說出此部經之後,這十六位沙彌馬上證到無上正等正覺的果位。他們都一心受持法華經,並且還能背誦得通利無礙,為人解說。 說是經時。十六菩薩沙彌。皆悉信受。聲聞眾中。亦有信解。其餘眾生千萬億種。皆生疑惑。佛說是經。於八千劫未曾休廢。說此經已。即入靜室。住於禪定八萬四千劫。 當大通智勝佛說這部法華經時,這十六位沙彌都歡喜誠信接受。在聲聞眾中,有一些人聽到佛所說的法皆恍然大悟,可是也有千萬億種類的眾生卻心生疑惑。大通智勝佛說此部經,經過八千個大劫,在這長久的時間從未曾休息。一般人一定會這麼想:為什麼大通智勝王佛要經過八千劫才把法華經講完,而釋迦牟尼佛隻不過花了八年的時間,就把法華經全部都說完了呢?這隻不過是眾生的知見,分別出時間的長短,實際上,菩薩能以智慧力故,小能做大,大能做小,能以千萬無量劫為一日,又能以一日為千萬劫,何況是佛?本來是沒有長也沒有短,能長也能短,而是眾生用識心來分別一切法。所以說,大通智勝佛與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是同一部法華經,當大通智勝佛說完了此部經之後,他即入了禪定,住在禪定中八萬四千個大劫。 是時十六菩薩沙彌。知佛入室寂然禪定。各升法座。亦於八萬四千劫。為四部眾。廣說分別妙法蓮華經。一一皆度六百萬億那由他恆河沙等眾生。示教利喜。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 這時十六位菩薩沙彌知道佛已入如如不動,了了常明的境界,乃發心為佛弘揚此部法華經,開始登上法座,宣說此經。他們在八萬四千個大劫中,為所有一切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,詳細分別廣說妙法蓮華經。度脫了六百萬億那由他恆河沙數等眾生,開示教導一切眾生,令他們得到歡喜和利益,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心。 大通智勝佛過八萬四千劫已。從三昧起。往詣法座安詳而坐。普告大眾。是十六菩薩沙彌。甚為希有。諸根通利。智慧明了。已曾供養無量千萬億數諸佛。於諸佛所常修梵行。受持佛智。開示眾生。令入其中。 經過了八萬四千劫之後,大通智勝佛從三昧中出定,到他的法座上,安然正坐。告示諸大眾:「這十六位菩薩沙彌是很希有的。他們能六根互用,明瞭通達一切諸法,往昔曾供養過無量千萬億數的諸佛,種植德本。在每一位諸佛的道場中,常勤修習清淨的梵行,常受持諸佛的智慧,願開示教導一切眾生,共同得到圓融無礙的智慧光明。」 汝等皆當數數親近而供養之。所以者何。若聲聞辟支佛及諸菩薩。能信是十六菩薩所說經法。受持不毀者。是人皆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來之慧。 佛告大眾:「所以,你們應當常親近供養這十六位菩薩沙彌。因為如此,假使有聲聞、辟支佛或諸大菩薩,能信受這十六位菩薩沙彌所說的法,依法修行,不生毀謗,如是等人,皆當成無上正等正覺,開佛的大智慧。」 佛告諸比丘。是十六菩薩常樂說是妙法蓮華經。一一菩薩。所化六百萬億那由他恆河沙等眾生。世世所生與菩薩俱。從其聞法。悉皆信解。以此因緣。得值四萬億諸佛世尊。於今不盡。 佛又告訴所有的比丘眾:「這十六位菩薩沙彌最歡喜說此部妙法蓮華經,他們每一個都教化了六百萬億那由他恆河沙數等眾生,令一切眾生都發宏願生生世世要跟隨著他們修道,再親聞佛為他們解說此部經,以這種因緣,而能得見四萬億諸佛世尊,同集一處。如今他們還以大乘妙法利益眾生,圓滿他們的誓願呢?」 諸比丘。我今語汝。彼佛弟子十六沙彌。今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於十方國土現在說法。有無量百千萬億菩薩聲聞以為眷屬。其二沙彌。東方作佛。一名阿。在歡喜國。二名須彌頂。東南方二佛。一名師子音。二名師子相。 諸比丘們!我現在要告訴你們,大通智勝佛的十六位沙彌,早已證得無上正等正覺。皆在十方國土,現身說法,有無量百千萬億菩薩和聲聞作為他們的眷屬。有兩位沙彌是在東方成佛,一名號為阿(音同觸ㄔㄨˋ),阿(音同觸ㄔㄨˋ)是梵語,譯為不動尊,即是藥師琉璃光如來。此佛在歡喜國成就佛道。第二位沙彌號為須彌頂佛。又有兩位沙彌在東南方成佛,一名號為師子音佛,一名號為師子相佛。 南方二佛。一名虛空住。二名常滅。西南方二佛。一名帝相。二名梵相。西方二佛。一名阿彌陀。二名度一切世間苦惱。西北方二佛。一名多摩羅跋栴檀香神通。二名須彌相。北方二佛。一名雲自在。二名雲自在王。東北方佛。名壞一切世間怖畏。第十六我釋迦牟尼佛。於娑婆國土。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 在南方成佛的沙彌號為虛空住,一名又號為常滅。在西南方成佛的是帝相佛和梵相佛。西方也有兩尊佛,一名號為阿彌陀佛。阿彌陀是梵語,譯為無量壽無量光,即是其智慧及福德無量無邊,一名號為度一切世間苦惱佛,這兩尊佛即是其中兩位沙彌的法身。又有兩位沙彌在西北方成佛,一名號為多摩羅跋栴檀香神通佛(多摩羅跋是梵語,譯為性無垢賢,即是比喻他是一位自性沒有塵垢的聖賢。栴檀香是一種香)。一名號為須彌相佛,在北方成佛的兩位沙彌,一名號雲自在佛,一名號雲自在王佛。在東北方的佛名號壞一切世間怖畏佛。第十六位沙彌,即是我釋迦牟尼佛(能仁寂默),在娑婆世界,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 諸比丘。我等為沙彌時。各各教化無量百千萬億恆河沙等眾生。從我聞法。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此諸眾生。於今有住聲聞地者。我常教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是諸人等。應以是法漸入佛道。所以者何。如來智慧。難信難解。 釋迦牟尼佛又稱一聲,諸比丘!當我們為沙彌時,各人已教化無量百千萬億恆河沙數那麼多的眾生。這些眾生從我們那裡聞法,便趣向無上正等正覺。隨其根性各別,遲速不同,但皆會到達究竟之圓滿大覺。 這些眾生,其中有些已住於聲聞地位,我也常教化他們趣向無上正等正覺,令他們輾轉皆入佛道。何以故?因為如來的智慧,是難信難解。難信,故不容易修,難解,故不容易證果。 爾時所化無量恆河沙等眾生者。汝等諸比丘。及我滅度後。未來世中聲聞弟子是也。我滅度後。復有弟子不聞是經。不知不覺菩薩所行。自於所得功德生滅度想。當入涅槃。我於餘國作佛。更有異名。是人雖生滅度之想。入於涅槃。而於彼土求佛智慧。得聞是經。唯以佛乘而得滅度。更無餘乘。除諸如來方便說法。 當時我們所教化無量如恆河沙數的眾生,就是你等諸比丘,以及我入滅後,在未來世中的聲聞乘,他們也將會證得阿羅漢果。 佛法都是講因果,若無此因,則無此果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之前,已教化無量眾生。每次出世時,現比丘身,到處去弘揚佛法,講經說法,博得這些信眾的信仰,他們覺得佛比他們的父母還要親切,便發願常隨這位「法身父母」。釋迦牟尼佛用平等大慈悲心,攝受眾生,他的法緣,日益增廣,果位日益高大,直至今天終於功成德就,他成佛道,他的弟子與他的宿緣很深。他們生生世世都隨從佛轉法輪,擁護佛法。當佛成佛那一生,他的弟子皆來擁護。當然,有些也趕不上。這些人就是經典上所說「我滅度後,未來世中聲聞弟子是也。」 萬事萬物都是仗緣方生。故佛教裡雲:「諸法從緣起,諸法從緣滅,我佛大沙門,常作如是說。」 釋迦牟尼佛繼績說:我滅度後,還有弟子不聽聞這部法華經,因為他們好樂小乘法,故對於大乘菩薩法,均不知不覺。可是,從他們「所行功德」,或從坐禪等得來的功德,「生滅度想,當入涅槃」。他們或會證得權巧方便的果位,即有餘涅槃,而認為此是究竟解脫。 屆時,「我於餘國作佛」,更有其他的名稱。這些聲聞人雖然生滅度之想,認為自己已入於涅槃(不生不滅的境界),「而於彼土求佛智慧,得聞是經。」但由於他們在其他國土求佛智,也會聽聞這部經。「唯以一佛乘,而能得滅度,更無餘乘法。」唯一佛乘才是真正的涅槃,而不是聲聞乘著於一邊之空理。「除諸如來,方便說法。」有時,佛也會用方便法門來覺悟眾生,但歸於根本,乃是唯一佛乘,更無餘乘。 諸比丘。若如來自知涅槃時到。眾又清淨。信解堅固。了達空法。深入禪定。便集諸菩薩及聲聞眾。為說是經。世間無有二乘而得滅度。唯一佛乘得滅度耳。 諸位比丘!假使佛知道自己將要入涅槃,所有座下的大眾們都得到清淨、信心和解悟,得到通達一切諸法空相,入甚深的禪定,便能召集一切菩薩及聲聞眾,為佛說此部法華經。因為世間上所有欲修佛乘的人,是不能以修二乘法,而得滅度。二乘人所謂的滅度並不是真正的滅度,唯有修佛乘,才真能得到佛的滅度和果位。 比丘當知。如來方便。深入眾生之性。知其志樂小法。深著五欲。為是等故。說於涅槃。是人若聞。則便信受。 佛又說:「你們一切的比丘應該要徹底了解,如來所說的法是權巧方便法,因為一切眾生根性不同,有利根的,也有鈍根的。若一開始就跟鈍根人說真實法,他們是不會接受和相信的,所以我用方便法門來教化他們。」因為佛的方便法門本來是與一切眾生合而為一,所以一切眾生有這種方便的機緣,他們的心志隻知道小小的方法和道理,若說宇宙間深奧的道理給他們聽,那就不懂了。 二乘人往往都執著在五欲的境界上,即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。1、財能購買一切物,所以人人都放不下錢財。若能把錢當作毒蛇一樣,不去貪求它,人就不會為錢財而發生鬥爭。有一首偈頌,形容「錢」字很恰當:「一戈爭金殺氣高,人人因它犯嘮叨。若會用者出三界,不會用者孽難逃。」試看「錢」字有兩個「戈」,就像兩個人拿著戈在那裡挖掘金子,又可以說二人動幹戈爭著金子。錢可帶給人許多麻煩苦惱,但是一般人卻視錢如命,貪而無厭,若會用錢者即可超出三界,不會用者就造下了許多的罪業。2、色欲,就是著住在美好的色物上。3、名欲,貪一個好的名譽,歡喜人讚歎,若受人毀辱如三百矛刺心,把名看得比什麼都重要。4、食欲,歡喜吃些好東西,滿足口腹。尤其是修道人,不應該把食物看得那麼重要,應該把食物當作良藥來維持血肉殘身以療乾枯成就道業。5、睡眠,有人歡喜睡覺,覺得睡得越多越好,可是愈睡愈迷,變成愚昧昏暗,所謂:財色名食睡,地獄五條根,一睡一千年,不聞佛名字。 二乘人就是受到這五種欲念的支配,故還未到不生不滅的地位,我為他們說二乘法(四聖諦)及十二因緣法的原因,隻不過令他們心生歡喜而精進修行。事宣上,證到二乘法的果位,還未得到真正涅槃的境界,何異望梅止渴,要知畫餅不能充飢啊! 譬如五百由旬險難惡道。曠絕無人怖畏之處。若有多眾。欲過此道至珍寶處。有一導師聰慧明達。善知險道通塞之相。將導眾人欲過此難。所將人眾。中路懈退。白導師言。我等疲極。而復怖畏。不能復進。前路猶遠。今欲退還。 譬如有一段五百由旬(四萬堙^的路,凡是要經過此路的人,將會遇到許多危險和困難。如受到強盜的搶劫,蛇狼虎豹的攻擊。所以,要經過這路的人都心生恐懼,但是唯有這條路才能達到一切珍寶所藏之處,因此,他們隻好冒險的向前開步走。就在這時候,其中有一位導師,他非常聰明能幹,具足智慧圓滿,知道如何行走這條險道,才不會被種種險境困擾,於是他發心指引所有的人經過此路,但是這些人走到半途中,卻生出懈怠心,而不想再往前走。於是他們就對導師說:「現在我們已疲倦到極點,在這怖畏的道路上,實在不想再向前走了,而且,前面還有一段很遙遠的路,故我們還是不要再向前走好了。」 導師多諸方便。而作是念。此等可愍。雲何捨大珍寶而欲退還。作是念已。以方便力。於險道中過三百由旬。化作一城。告眾人言。汝等勿怖。莫得退還。今此大城。可於中止。隨意所作。若入是城。快得安隱。若能前至寶所。亦可得去。 這一位導師有許多方便法門,他想:「這些人真是可愍!為何要捨去到佛寶國的志願而往後退呢?」想到這裡,他隻好用他權巧方便的神力,在險道中過三百由旬的地方,化出一個化城。然後,告訴大眾:「你們各位!不要恐怖,更不要生出懈退心。你們現在可到前面不遠的一個大城裡住下來,在這城裡,可隨意行動,假使能進入此化城,即可快速得到安隱,你們想再繼續前進取寶,即可達到佛國寶所了。」 是時疲極之眾。心大歡喜。歎未曾有。我等今者免斯惡道。快得安隱。於是眾人前入化城。生已度想。生安隱想。 當這群行者身疲力倦到了極點,忽然得見這一座化城,能暫時逗留休息,故生出未曾有過的大歡喜心,說:「我等今日免墮天、人、地獄、餓鬼、畜生道,脫離三界火宅,得到快樂和安隱。」於是,一起往前進行入此化城。以為他們已經到了究竟解脫和安隱,十分的高興和安樂。 爾時導師。知此人眾既得止息。無復疲倦。即滅化城。語眾人言。汝等去來。寶處在近。向者大城。我所化作為止息耳。 這時領導師尊——釋迦牟尼佛知道他們已經休息,恢復精力,不再疲倦了。於是,佛即毀滅此化城,對眾人說:「你們應該再向前走,寶處就在附近不遠的地方。此化城隻不過是我所變化出來的,鼓勵你們前進,好讓你們暫時休息。」也就是說,凡是證到四果羅漢的聖人應當要迴小向大,修大乘的法門,才能達到究竟之寶處。 諸比丘。如來亦復如是。今為汝等作大導師。知諸生死煩惱惡道險難長遠。應去應度。 諸比丘們!此大通智勝佛所說的法,也就是我所要說的法,如今為你們做大導師,深知一切生死、煩惱惡道,是多麼險難和長遠,故應離一切煩惱,越過生死的苦海,達到如來之家,成就薩婆若。 若眾生但聞一佛乘者。則不欲見佛。不欲親近。便作是念。佛道長遠。久受勤苦乃可得成。佛知是心怯弱下劣。以方便力。而於中道為止息故。說二涅槃。若眾生住於二地。如來爾時即便為說。汝等所作未辦。汝所住地。近於佛慧。當觀察籌量所得涅槃。非真實也。但是如來方便之力。於一佛乘分別說三。 如果有眾生聽到佛說唯一佛乘的法,一定有許多眾生,拂袖而去,不想見佛或親近佛,因為佛法是難信之法,所以眾生都不肯接受。因為他們想:「修行成佛必須要花很長久的時間,在三大阿僧祇劫中勤修六度苦行,才有成佛的機會。」於是,他們都故意有耳不聞圓頓教,有眼不識大導師(佛),更不用說教他們捨去七情六欲,一心修道了。 釋迦牟尼佛及十方一切諸佛,悉知一切六道眾生的心念,是非常之怯弱和下劣。佛就用方便的力量,而說二乘法的有餘涅槃,讓修道上起懈退心的眾生,暫時止息。故說出另一個中道涅槃。這時,佛又告訴他們說:「你們還未到達究竟的佛道。你們所住的地方,接近佛的智慧,你們應當觀察和籌量,不論你們得到有餘或無餘的涅槃境界,都不是真實的。其實是如來的方便力量,於唯一佛乘,分別說出聲聞、緣覺及菩薩三種的法門。」 如彼導師為止息故。化作大城。既知息已。而告之言。寶處在近。此城非實。我化作耳。 佛就像那一位導師,知道應用什麼方法來越過這危險中途的道路,並且告訴過路的入,到那裡去休息。寶處就在附近不遠,但是此座城並非是真實的。它隻不過是佛變化出來,讓你們休息一會兒,等到你們已恢復體力,就應離城而向前邁進。譬如:你要從你的家鄉到國外,要經過很遙遠的路程,才能到達目的地,在這一段路程中,一定會覺得身疲力倦,那時你就要找一間旅店暫時住一宿,第二天又繼續你的路程,這樣才能到達你所要到的地方。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。而說偈言。 大通智勝佛 十劫坐道場 佛法不現前 不得成佛道諸天神龍王 阿修羅眾等 常雨於天華 以供養彼佛諸天擊天鼓 并作眾伎樂 香風吹萎華 更雨新好者過十小劫已 乃得成佛道 諸天及世人 心皆懷踴躍彼佛十六子 皆與其眷屬 千萬億圍繞 俱行至佛所頭面禮佛足 而請轉法輪 聖師子法雨 充我及一切 當爾之時,世尊欲重複此意義,故說一首偈頌: 大通智勝佛,在一個道場,坐在蓮華座上,入三摩地,如此經過十個劫數,但還未成正覺。這時,佛法未現於世,故他還不能得成佛道。一切天神、龍王、阿修羅眾等,常雨天華,來供養這一尊佛,諸天王擊打天鼓,奏出種種的伎樂,一陣陣香風把萎謝的華吹走,同時又雨美麗芬芳、新鮮的天華。 經過了十個小劫,佛才成道,所有天及世人都生出極端高興踴躍的心情,歌頌佛的十六位王子,皆與千萬億的眷屬,一起到佛所,恭恭敬敬的頭面禮足,而請佛轉大法輪,希望佛的師子吼,滋潤的法雨,充實我們及一切眾生的心田。 世尊甚難值 久遠時一現 為覺悟群生 震動於一切 世尊是百千萬劫難遭難遇到的,不知要經過多長久的時間才能遇見佛出興於世,佛為覺悟一切群生,他的不可思議威神智力即能震動到一切眾生心性地上。 東方諸世界 五百萬億國 梵宮殿光曜 昔所未曾有 諸梵見此相 尋來至佛所 散華以供養 并奉上宮殿請佛轉法輪 以偈而讚歎 佛知時未至 受請默然坐三方及四維 上下亦復爾 散華奉宮殿 請佛轉法輪世尊甚難值 願以本慈悲 廣開甘露門 轉無上法輪 在東方諸世界,有五百萬億的國土,梵王的宮殿得到無量的光明照耀,這是過去所未曾有過的。當諸梵天王見此瑞相,皆來到佛所,尋找這種光的來源,並且散下天華來供養佛,然後又向佛奉上最寶貴的宮殿。然後再恭恭敬敬的請佛轉法輪,於是他們又以偈頌來讚歎佛。 佛知道講法的機緣還未成熟,故接受他們的請求而靜坐默然,這時從南、西、北方及四維上下,諸梵天王悉皆散下天華及奉獻宮殿,請佛轉法輪。佛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,而我們願得到佛的大慈悲憐愍眾生的心,能廣開甘露的法門。為教化我們六道眾生,而轉無上的深妙法輪。 無量慧世尊 受彼眾人請 為宣種種法 四諦十二緣無明至老死 皆從生緣有 如是眾過患 汝等應當知宣暢是法時 六百萬億亥 得盡諸苦際 皆成阿羅漢第二說法時 千萬恆沙眾 於諸法不受 亦得阿羅漢從是後得道 其數無有量 萬億劫算數 不能得其邊 世尊具足無量的智慧,受到一切眾生請求說法。佛能宣說種種妙法,故首先說四聖諦法(苦、集、滅、道)及十二因緣法,即是無明至老死,皆從十二因緣所生,由此招感來許多的過患,你們應當知道如是的法。當大通智勝佛宣化暢演此法後,有六百萬億梵天王等眾,得離一切苦,皆證得阿羅漢果位。 當佛又在第二次說法的時候,又有千萬恆河沙數眾生,領悟諸法空相,皆得阿羅漢果及聲聞、緣覺與菩薩的果位,其數是無有窮盡,即使經萬億劫長久的時間來計算其數目,皆不能知其數量無邊際的啊! 時十六王子 出家作沙彌 皆共請彼佛 演說大乘法我等及營從 皆當成佛遺 願得如世尊 慧眼第一淨 就在這時候,那十六位王子皆發心出家修道作沙彌。他們一起向佛請法,希望大通智勝佛能為一切眾生演說大乘妙法,故問佛:「我們及所有隨從者,皆應當成佛道,因為我們願像世尊一樣,能具足第一清淨的智慧眼。」 佛知童子心 宿世之所行 以無量因緣 種種諸譬喻說六波羅蜜 及諸神通事 分別真實法 菩薩所行道說是法華經 如恆河沙偈 佛知道這些童子心所想的是什麼,他們宿世的修行到了什麼程度,曾以無量的因緣,聽過佛說種種諸法實相妙理,本生因緣譬喻,及六種波羅蜜。六種波羅蜜就是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進、禪定、智慧。波羅蜜是梵語,翻譯為到彼岸。他們也曾聽過佛說種種神通修證妙用之事,所以,有大智慧來分別出真實的一佛乘法,他們修行菩薩所修的六種波羅蜜。因此,現在這十六位童子樂聞佛說大乘的妙法蓮華經,皆悟知法華經裡含有如恆河沙數的偈頌。 彼佛說經已 靜室入禪定 一心一處坐 八萬四千劫是諸沙彌等 知佛禪未出 為無量億眾 說佛無上慧各各坐法座 說是大乘經 於佛宴寂後 宣揚助法化 當大通智勝佛說完了法華經之後,佛就回到靜室中入甚深禪定,在如如不動,了了常明的境界中經八萬四千個大劫。這時,十六位沙彌及所有的阿羅漢,知道佛未出禪定,於是,他們就發心為無量億諸眾生說佛的無上智慧。每一位沙彌都登上法座,演說佛所說過的大乘妙法蓮華經,在佛寂然不動的時候,助佛宣揚佛法,教化眾生。 一一沙彌等 所度諸眾生 有六百萬億 恆河沙等眾彼佛滅度後 是諸聞法者 在在諸佛土 常與師俱生 這十六位沙彌及諸大阿羅漢,各各所教化的眾生,有六百萬億恆河沙數那麼多。什麼是阿羅漢呢?阿羅漢是梵語,翻譯為應供、破惡、殺賊。1、應供:阿羅漢所作已辦應該受人天的供養。我們如果沒有得到人天的供養,是不能勉強別人來供養自己的,我們更要迴光返照。假若往昔沒有修福,縱使作了阿羅漢也受托空缽的果報。2、破惡:是破煩惱的惡。3、殺賊:殺無明的賊。因為無明能破壞我們的道業,使我們的智慧光明不得顯現出來,雖然說阿羅漢已把無明殺了,其實是還未完全把無明殺盡,唯有佛才斷一切的無明,甚至於等覺菩薩還有一分無明還未斷盡,何況是一位阿羅漢呢? 當大通智勝佛滅度了之後,那些得聞十六位沙彌說法的人,皆能一同與其導師俱生在一個佛國。 是十六沙彌 具足行佛遺 今現在十方 各得成正覺爾時聞法者 各在諸佛所 其有住聲聞 漸教以佛道 由於這十六位沙彌具足修行佛道,他們出現於十方諸佛國土,各成無上正等正覺。當爾之時,若有聽聞到佛法的眾生,皆是往昔曾聽過十六位沙彌所說過的佛法,故現在又現於每一國土,再來親近聞佛說法。其中有許多是聲聞眾,漸漸受到佛的教化而入於佛道。 我在十六數 曾亦為汝說 是故以方便 引汝趣佛慧以是本因緣 今說法華經 令汝入佛道 慎勿懷驚懼 我,釋迦牟尼佛,即是沙彌之中排行第十六者。在往昔中,汝等聽過我說的法,故我以方便的法門,接引你們親自修學佛智,到達佛的智慧。由此因緣,我今宣說法華經,令你等眾生入佛的智慧藏,共成正覺。你們千萬不要生出懷疑及恐懼心,我將會為你們分別的解釋清楚佛法的實相真理。 譬如險惡道 迥絕多毒獸 又復無水草 人所怖畏處無數千萬眾 欲過此險道 其路甚曠遠 經五百由旬時有一導師 強識有智慧 明了心決定 在險濟眾難 譬如在一段危險的惡道,那一道路是最危險的呢?就是地獄、餓鬼、畜生道。在這道路裡猶如荒野,有許多毒蛇猛獸,連一點水一根草都沒有,是一般人所恐懼的地方。這時候,有無量千百萬數眾生,欲要渡過此危險的道路,超出六道輪迴,得真正的解脫,可是,必須要經過五百由旬的路程,才能到達究竟之處,所以還離道八萬四千堙A那麼的遙遠呢? 這時有一位善知識,具足多聞知識,他有大智慧,明瞭一切事情的是非黑白。並且他能知道那一條路是正的,那一條路是邪的。因此,他常在危險的道路裡救濟一切有難的眾生。 眾人皆疲倦 而白導師言 我等今頓乏 於此欲退還導師作是念 此輩甚可愍 如何欲退還 而失大珍寶 在這危險的道路上行走是很不容易的,助緣很少,逆緣很多,譬如一個修道入,原來無法付出力量,而有菩薩或者護法神來幫助他,使他再接再厲,修道圓滿。或者有人以錯誤的方法修道,有善知識指導他,趣向正道,這都是助緣。什麼叫逆緣呢?譬如你正要發真正的菩提心,偏偏來了一個人,專門使你退菩提心,使你生出種種的欲念,而道心不堅固,故叫逆緣。就在這種不容易修的道路上,很容易生出疲倦,總覺得修了這麼久的時間,一點收穫都沒有,於是就對導師說:「我等現在都疲倦了,我們想還是不要再修行。」 這時,善知識作如是想:此類的眾生實在可憐啊!為何要生退轉心而不想修道呢?本來將要得到的珍寶,現在都丟掉了。 尋時思方便 當設神通力 化作大城郭 莊嚴諸舍宅周匝有園林 渠流及浴池 重門高樓閣 男女皆充滿即作是化已 慰眾言勿懼 汝等入此城 各可隨所樂 即時,善知識想出來一個方便法門,乃用他的神通智力,中途化出一個大城,裡邊有許多非常莊嚴的舍宅,周圍有花園和樹林,有澄清的水溝,七寶的浴池,重重的高樓閣,男男女女都充滿歡喜。這一些境界都是變化出來的。這時善知識對大眾說:「你們不要再生恐懼,現在可以到這個城裡來,所要求的,必能遂心滿願。」其實,這一個化城就是各位二乘人所證到的有餘涅槃,而法華經是開權顯實引導二乘,所以佛不能不告訴大眾,他們所證到有餘的涅槃,隻不過是到了一座化城一樣,並不是真正得到究竟的涅槃。 諸人既入城 心皆大歡喜 皆生安隱想 自謂已得度導師知息已 集眾而告言 汝等當前進 此是化城耳我見汝疲極 中路欲退還 故以方便力 權化作此城汝今勤精進 當共至寶所 我亦復如是 為一切導師 所有小乘人都歡喜離苦得樂,不發大心,修小乘法,所以他們到了此座化城,覺得心滿意足,皆生大歡喜,自以為得到了究竟安隱,自己究竟度脫生死苦海。佛早已知大眾會生如是想,於是又召集所有的大眾而示知:「你們現在不再疲倦了,應當打起精神往前邁進!因為你們現在所住的地方隻不過是一個化城而已,並不是真正的珍寶之處。而是我見你們太疲倦,心生退轉,不想再修道,所以我用方便的法,神通的力量,變化出一個城,即二乘人的法。你們現在應當勇猛精進,即可一同達到佛的寶藏之處。我也是如此,為一切眾生的善知識,教導他們早登彼岸,共成佛道。」 見諸求道者 中路而懈廢 不能度生死 煩惱諸險道故以方便力 為息說涅槃 言汝等苦滅 所作皆已辦既知到涅槃 皆得阿羅漢 爾乃集大眾 為說真實法 我看到一般求道的人,修行到了半途,就覺得太辛苦,而生出懈退心,不想修道了。所謂「修道一年,佛在眼前,修道三年,一萬八千,修道十年,佛在天邊。」所以說,若我們由始至終,能保持著修道最初精進心,一宜勇猛精進,就能早成佛道。如果半途而廢,那就一無所成,不能度過生死的苦海,煩惱的險道。所以,佛設方便法門,不是實法,乃對二乘人說:「你們也可證到涅槃,解離眾苦,不受生死,你們所要辦的都已辦了,而得到涅槃證得阿羅漢。」爾時佛又召集大眾,為他們說真實的法。 諸佛方便力 分別說三乘 唯有一佛乘 息處故說二今為汝說實 汝所得非滅 為佛一切智 當發大精進 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用盡方便法來教化眾生,而佛法本來是隻有佛乘,沒有緣覺乘、聲聞乘之分。因為眾生的根性,不能一開始就明白和接受佛法,故佛為眾生方便說出聲聞乘、緣覺乘、菩薩乘,這都是佛用大威神力所化出來的二乘法門,故為化城。所以說,唯有佛乘才是實乘。一切眾生能得不生不滅究竟涅槃之處,唯有修行佛乘,才能實證真常。然而一切眾生修行太久了,往往就生出厭倦心,所以佛以方便法門而造出一個化城,為眾生說有餘之涅槃和無餘之涅槃。 現在佛要開權顯實,說出真實的涅槃,因為以前佛對二乘人所說的有餘涅槃,還未到圓融無礙的一佛乘上,故還不能了生脫死,至不生不滅。因為證到四果阿羅漢,雖然分段生死沒有了,可是變易生死還未斷盡呢!佛具足一切實相般若的智慧,你們應該求佛的大智慧,向前勇猛精進,求無上佛道,不應該停留在四果羅漢的果位而生自滿心,不求上進。 汝證一切智 十力等佛法 具三十二相 乃是真實滅諸佛之導師 為息說涅槃 既知是息已 引入於佛慧 當你們證得一切智慧,佛的十力法。何為十力法呢?十力法是佛所具有的十種力量。(一)佛有知覺處非處智力。覺處是一切合乎佛法的,非處是一切與佛法互相違背的,而佛就有這種智慧和力量,分辨是非。(二)知三世業報智力。一切眾生過去生中,造了什麼罪業,現在種什麼因,將來應結什麼果,未來受什麼果報,佛就有此種智慧的力量,知道三世的業報。(三)知諸禪解脫三味智力。包括初禪、二禪、三禪、四禪,所謂「四空處」,還有所有的一切禪定,和八種之解脫。(四)知諸根勝劣智力。(五)知種種解智力。(六)知種種界智力。佛明白一切眾生種種的境界,所以才能教化他們。譬如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宗教信仰,有的信基督教、回教、天主教等等,其實每一個宗教都歸入佛教,而每一個眾生的根性不同,所以也接受種種不同的法。(七)知一切至所道智力,就像修五戒十善,可生天。修禪定可證果,修六度萬行,可成佛。造惡業,可變惡鬼、墮地獄。種什麼因,就結什麼果。(八)知天眼無礙智力。(九)知宿命無漏智力。(十)知永斷習氣智力。這隻不過略略解釋,如詳細的說,百千智力都從此生出來,無有窮盡。 若修道人能證得三十二相,就得到真實的寂滅和快樂。諸佛是一切眾生的大導師,見一切眾生在修道中生厭倦心而說出菩薩、聲聞、緣覺諸乘法及有餘之涅槃。雖然知道這座化城是眾生之旅客站,並非本來的家鄉,故引導眾等歸入佛道,得圓滿的智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