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題: 下雨
股花
當家
Rank: 4Rank: 4

積分 1882
帖子 1093
黃金 9363 兩
股票 1 張
貢獻值 55 次
股技值 0 段
股神財符 0 枚
註冊 2009-9-4
用戶註冊天數 3995
股字輩  股花
發表於 2014-5-16 15:34 
119.77.232.95
分享  私人訊息  頂部
愛看雨,愛聽雨,也愛在雨中行走,所以非常非常地喜歡下雨。

昨夜真的下了一場雨,那雨綿綿不絕,從昨晚一直下到現在。聽著窗外或緩或急,或小或大,點點滴滴,淅淅瀝瀝,一直到天明的瀟瀟夏雨,心境如同水浸了一樣,似乎浸染在這輕柔的雨水里,濕濕的潤潤的,連我的夢境都洇濕了,讓人生出無限的感慨,生出許多思念,那一幕幕清清晰而又模糊的畫面從遙遠記憶中翩翩走來。

我喜歡雨,因為雨和愛情有關。

想著雨,想起水光瀲艷晴方好、山色空濛雨亦奇的西子湖,想起許仙和白娘子那美麗動人的傳說。那是在西湖斷橋邊,在“白雨跳珠亂入船”的意境中,開始了他們驚天地泣鬼神的戀情。試想,雨中之西子湖,煙雨濛蒙,遠山近水,亭台樓榭,雲霧朦朧,時隱時現,宛如仙境;美少年俏嬌娘,雨簾之下,油傘之內,怎能不生出愛幕之意,千古戀情便從些開始。如今看央視版的《白蛇傳》,感覺很亂,和存在心靈記憶中的那個美麗淒楚的故事卻大相徑庭。

2003年我曾去了一趟西湖,花港觀魚、三潭印月,湖心亭,保淑塔,斷橋,蘇堤,都在煙雨濛蒙霧嵐中闖入我的視野。跨虹橋、東浦橋、壓堤橋、望山橋、鎖瀾橋、映波橋,所謂六吊橋也是匆匆而過。難得碰上了雨天,身在畫船之內,聽著淅淅瀝瀝的雨聲打著船頂,看那無數條扯也扯不斷的白白的雨線落入湖中,纖巧的江南女子導遊口中吐出的吳噥軟語,身處在曾在夢境裡描繪勾勒過無數次的浩淼的水域,心中遐想著我少年時就嚮往的西湖美景,不禁感嘆,西湖呀,終究是文化的西湖,是白娘子的西湖,是蘇小小的西湖,是白居易的西湖,是蘇東坡的西湖……也只有眼前這些景色寓於她豐富的文化內涵,才造就了西湖千古的美名。

我喜歡雨,因為雨同春天與收穫有關。

兒時,一到春天,在第一聲驚雷以後,那柔柔的雨便如期與你相約。特別是在小麥播種前後,雨下得更勤。那時節彷彿到處都是雨聲,蒼黃的土地到處都在冒芽,所有的植物都在悄悄轉綠。“青草萌芽,老牛喝茶”,我們一幫穿活檔褲的伙伴們,興奮得大聲唱和,或站在窗前“大雨嘩嘩下,北京來電話,讓我去當兵,我還沒長大!”就是在一個個多雨的春天,父母們在他們深愛的土地上,埋下了他們一年的希望。

春雨來啦,灰濛蒙世界變得生動起來,那些枯黃抑或鐵黑的枝椏上都爆出鮮嫩嬌柔的新芽,花朵如一盞盞小燈籠,照亮春天的果樹園,桃呀杏呀都爭先恐後地開出艷豔的花兒。正像鄉親們所說,這時候就是拿根筷子插到地上,也會長出新葉來。我家東營子門前的小河那白亮亮的水,整日整日地嘩嘩地流著,河南岸的兩口泉水,一切都如此鮮亮,一切都生機勃勃,這都是春雨的恩賜!

夏天的雨來得急而猛,大雨過後,一掃署熱,群山如洗,碧綠搖翠,景色清新,沁人肺腑。

記得我在克旗新井鄉工作的時候,那裡的植被非常好。那時下鄉也不坐班車,兜子一背穿上膠鞋就上路,正路不想走,偏願意走山路,特別是到一個叫關東車的地方,山上奇峰怪石,樹木蔥鬱。要是雨後,你可以碰見在山林中凸起石頭上爬滿白亮亮的蛇!我們和當地同事們一起,穿著長筒雨靴子,手裡提著長棍子,在茂密山林間行走,露水濕到腰際,依然興致勃勃地在林中跋涉,偶有新發現,便大呼小叫,呼朋引伴。倘能碰上一個白蘑菇圈,那可是最幸福的事啦,摘上鮮美的白蘑,到隊部或農家,是一頓多麼難得的美餐呀。

山上群樹環抱,亭亭如蓋,清幽靜雅,山風吹拂,白霧飄遊。特別是山峰林木之間,如同披上了一層薄薄的面紗,朦朧淡雅,似一幅煙嵐圖,用水墨湮染。我也曾去過克旗黃崗十八道灣,巴林右旗的賽罕烏拉,都有同樣優美的景觀。即使是雨停了,你走在茂密山林間,也有細細的霧雨飄灑,似雨不見雨,蒼翠濕人衣,那種意境,那種雅趣,讓你的心變得沉靜如水。

我喜歡雨,因為雨的境界裡最適合讀書。

雨讓城市的喧囂靜靜沉澱,雨把歲月的塵埃洗得乾乾淨淨。雨後的清風明月,讓這個世界變得詩情畫意,韻味十足。

可以撐上一把傘(最好是油紙傘)在雨裡行走,雨在頭上嘩嘩地下著,沿著傘邊無聲地流著,就像下雪的時候,腳底踩著雪吱嘎吱嘎地響著,雪紛紛揚揚地落著,心境就慢慢沉下來了。小雨或是大雪飄落在你心底的最柔軟最脆弱的地方,一些溫馨的事兒便都爬上心頭,像雨霧一樣瀰漫開來。

那思緒便被放逐得很遠很遠。

最好的意境還是在雨中夜讀,就像大雪的天氣裡,紅泥火爐,山村佳釀,三二好友,天南海北,談笑風生一樣的愜意。聽著外面瀟瀟的雨聲,或有大珠小珠在屋瓦上丁咚彈奏,或有急風驟雨撲窗而來,電光時時閃現,把一些植物的影子投到窗前,疏影橫斜,枝葉婆娑。這種氛圍中,綠茶一杯,紅燭一盞,手執一卷線裝書,走進古人的境界,走進大師先哲的世界,與另一個時空維度裡的人們對話交流,偶有所感所想,記於筆記心中,豐富知識,吸納智慧,不也是幸福著的一種方式麼。

李商隱《夜雨寄北》“君問歸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漲秋池。何當共剪西窗燭,卻話巴山夜雨時。”

很想念過去的朋友,特別是在這樣的雨夜裡。當年意氣風發,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摯友們早已被生活磨練的像一塊塊鵝卵石。我們都成了俗人啦。誰還記得我們當年的豪言壯語呢。

尤其是在雨中憑軒而立,播放著古典的古箏或琵琶的音樂,伴滴答的雨聲,過去的事情彷彿從遠處悄悄走過來,傷感而甜蜜,朦朧而又清晰。

這樣的夜晚,也許有剪不斷的思念從心底湧出,也許有淡淡的哀愁如清風滑過。親情友情愛情鄉情,如初春的青草芽一樣,齊刷刷地拱破情感的地皮,都在雨夜裡,聚集在燈下,聚集在心頭,酸酸的,熱呼呼的,讓人有一種想哭的衝動。

望著妻熟睡的面容,看兒子伏案一本正經在復習功課,就像具備了三十畝地一頭牛,老婆孩子熱炕頭的老農,一種低檔次的滿足感油然而生。要是想得開呀,幸福其實真的很簡單。

這樣的雨夜,有時還真能想起較為宏大的課題來,比如生之意義,幸福的概念等等。在陀螺般旋轉的歲月裡,在下雨的空閒中,回首過去的匆忙的腳步,難得有靜靜思考的機會,對自己有一個總結或評價,但總也想不太好,想不清楚。

當然也難得浪漫一回,正好在雨夜裡,偷得浮生半日閒,讓思緒無拘無束地伸展,讓思想天馬行空般自由飛翔,愛想啥就想啥愛不想啥就不想啥,這本身也是一種幸福吧。

雨中,燈下,打開電腦,把所思所想敲擊出來,自我欣賞般地發在我的博客裡,就算是記載一下思想的軌跡吧。

我愛雨,雨中最宜與古詩詞相伴。

雨有詩的韻律與雅趣,有國畫的朦朧與縹緲。

雨中的景物,一切朦朧如織,若隱若現,是一種半透明的美麗。像一幅水墨,那淡淡的情調,從宣紙上慢慢地湮染開來。雨,讓詩人寫不盡的千姿百態,讓畫家畫不完的雅緻風流。

“水光瀲灩晴方好,山色空濛雨亦奇。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妝濃抹總相宜。”薄雨綿綿,煙花淡淡,輕雲抒卷,霧鎖樓台。蘇軾這首詩讓多少人對西湖魂牽夢縈。他把雨中的西子湖渲染成一幅絕妙的文化經典,讓我們這些遊湖者好像趕不上雨 ​​就會留下很多遺憾。

雨,是大自然對人類最好的恩賜,是世間無法人工複製的奇妙景觀。我們無法想像大自然如果沒有了雨,我們的家園將會是怎樣的荒蕪。在唐詩宋詞裡,大師先賢們以生花之筆描摹出他們的眼中的雨和心中的雨,那都是泣血淬火的生命魂魄,是經時光淘洗後留下的藝術珍品:

……

“落花人獨立,微雨燕雙飛”;“梧桐更兼細雨,到黃昏,點點滴滴,這次第,怎一個愁字了得”;“試問閒愁都幾許?一川煙草,滿城風絮,梅子黃時雨。”;雨,把人們在特定環境下的心緒與情感,憑藉這精靈似的雨,這富有動感的具象演繹的淋漓盡致,無以復加。

“迷茫遠近山,淺淡高低樹,看空懸潑墨新圖。”;“小樓一夜聽春雨,深巷明朝賣杏花。”這一幅幅或淡雅或明麗的煙雨圖,最能表現出中國傳統藝術的審美觀,湮染出泱泱華夏別樣的風格與氣派。

“春潮帶雨晚來急,野渡無人舟自橫。”;“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。”曠野天低,春潮帶雨,野渡無人,橫舟江上。任憑時間匆匆而逝,花自飄零水自流,令人衍生無限感慨。樓台煙雨,南朝古寺,千年曆史,書頁一樣輕輕翻過,無非就是幾幅濃縮的風雨畫圖!

不敢想像,中國的古典的詩詞如果沒有了雨的潤澤,那將是怎樣的黯然失色呀。

現如今生活在功利社會的人們太勢利,太現實,也太缺少精神的哺育,聽雨賞雨已經成為奢侈或者被稱為之文化人的窮酸氣。和古人相比我們未免太動物化啦,追名逐利的人們哪有心思去翻閱​​讀古詩詞呢,吃飽了撐的?那如想想怎樣發財怎樣鑽營升官。真得羨慕古人們高質量的人生追求,豐沛而充滿靈性的精神世界。同時也為今人的精神匱乏貧瘠而心生無限悲哀。

在這個雨天裡,躲開紅塵俗物,藏匿於我小小的書齋。燃起溫馨的燈盞,翻開唐詩宋詞。窗外風雨交加,書齋里便瀰漫起一派古典的氣息。讓綿綿的雨,滋潤飢渴的心田,讓各領風騷的歷代才人,或寬衣大袖或峨冠博帶或長裙飄逸或美髮如雲,齊集於我窗前屋後,散坐於案邊幾旁。讓他們引導著我於詩徑徘徊,於詩林漫:這裡有明月雨後鬆間照,有清泉石上流;有沾衣欲濕杏花雨,有吹面不寒楊柳風;有梨花初帶夜月,也有海棠半含朝雨。有梧桐葉上三更雨,也有雨打梨花深閉門。有更那堪、斜風細雨,亂愁如織。也有更能消、幾番風雨。匆匆春又歸去。

華章撲面而來,雨聲穿越古今,一種精神的盛宴就在這雨聲中開始了。

早有易安居士仍在嘆綠肥紅瘦,睡眼惺忪,雙頰生霞,問院內那棵海棠花開可否依舊?有孟浩然老夫子被啼鳥吵醒吟哦春夜,有小杜牧之清明問酒魂斷路邊。陸放翁臥聽夜闌壯心不已猶夢鐵馬冰河,摩詰獨於明月清泉之下寄情青山秀水……

雨時,有濕潤的涼風習習拂來,獨坐書齋,聽著雨也想著雨,走進詩海詞林,走進清潤世界,讓雨落盡喧囂的塵埃,蕩滌浮躁的心靈,這真的是一種美好的體驗。

心隨雨飛,雨隨神遊,在這親切而靜寂氛圍裡,要仔細品味我精神的食糧。

[ 本帖最後由 股花 於 2014-5-16 15:38 編輯 ]